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這號有毒 > 103、【二師姐的可怕之處】(第三更,加更5/32)

103、【二師姐的可怕之處】(第三更,加更5/32)

類型:玄幻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幼兒園一把手
    “【叮!副本:龜雖壽,闖關成功!】”

    “【您已獲得20000點經驗值。】”

    “【目前排名:第2名。】”

    直接闖通關了,一口氣就給予了2萬點經驗值的獎勵,這讓路潯很是滿意。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二師姐顧小滿似乎用時比他更短,依舊高掛于排行榜的榜首,這樣路潯就拿不到榜首的經驗值獎勵了。

    “我已經足夠效率了,前兩關基本上是一路秒過,二師姐用時比我還短,她是怎么做到的?”路潯有點想不明白。

    “難道她第三關沒花多少時間嗎?”路潯覺得不至于這么夸張吧。

    坦白講,路潯對于二師姐的具體實力,是沒有概念的,他沒見過二師姐動過手,那道夢中出現的劍意他也記不清。

    他只知道她以前是個道姑,現在也依舊愛穿道袍,說話很結巴,頭發里插著的那根木簪子是她的劍。

    印象中,二師姐雖然看起來清冷,實際上對路潯格外照顧。他有現在的實力,二師姐也有出一份力,反而是先生……到現在都還沒有回山!

    “二師姐是如何闖關成功的,鱷老應該是知道的,等會問問他吧。”路潯在心中想著。

    他倒也沒有氣餒,反正再過一個月就是新的一年了,還能再來一次,到時候自己已經十多級了,爭取趕超二師姐,再拿一波經驗值!

    在臨走前,路潯看了一眼劍陣里的那把主劍。

    “嘶!怎么裂開了?”他蹲下身子仔細的看了幾眼,還真裂了,裂縫還挺大。

    上品法劍本已有其神韻,如果說原先它還是個精神抖擻的漢子,如今便是面色枯槁,眼窩凹陷。

    法劍:我壞掉了。

    “看起來有點虛啊,不會被我搞廢了吧?”路潯不由微微皺眉。

    早知道就輕一點了。

    他開始思索:“我乃堂堂魔宗小師叔祖,先生的弟子,應該不至于叫我賠。”

    一念至此,路潯有了些底氣,往前邁了一步,一道白光將他包裹起來,被傳送到了石門前。

    路潯撿起放在地上的儲物戒指與劍鞘,劍鞘上的黑繩開開心心的纏在了他的手腕上,顯得有點膩乎。

    怎么跟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似的!

    “劍氣近,你的劍鞘也太粘人了。”路潯在心中道。

    他正準備推開石門,就聽到了鱷老那沙啞難聽的聲音,傳遍了整個井底空間。

    “魔宗路潯,位列榜2,通關!”

    啪嗒!一塊寫著路潯名字的木牌掉落在了桌子上,后頭還特地標注了通關二字。

    一瞬間,外頭就傳來了一陣魔宗弟子們的驚呼聲!

    而路潯準確踩點,在驚呼聲響起的那一剎那,推開了石門,一臉云淡風輕地走出了副本。

    ……

    ……

    【龜雖壽】里負責管事的魔宗弟子叫陳云,他一臉崇敬地把寫有路潯名字的木牌掛了上去。

    路潯成功的把蕭苒從第二名擠到了第三名,這樣第一與第二便都是魔宗的了。

    而且路潯與蕭苒算是同個年齡段的年輕修行者,二人之間放在一起對比也算合理。

    路潯的修行時日比蕭苒還要短得多,這在魔宗弟子們眼中,等于就是魔宗壓了羅天宗一頭,甚至讓他們有著與有榮焉的感覺!

    至于季梨看向路潯的目光,依舊是那么明顯,透露出了一股強烈的占有欲。

    但是,路潯領先于她的實力又給了她緊迫感,她不過排在59名,而路潯則是直接沖到了榜二。

    “一定要好好修行!”季梨給自己加油鼓勁。

    我,季梨,永不言棄!

    既然已完成了副本,路潯便感覺輕松了許多。

    周圍圍著一圈魔宗弟子,他笑容和煦,站在師叔祖的身份上,勉勵了大家幾句。

    雖然在場的弟子并不多,但也為路潯貢獻了一筆聲望值。

    同時,他們不可能永遠駐守在【龜雖壽】里,這只是他們的任務,到時候會有其他弟子來頂替。等到他們回宗以后,便能為路潯做宣傳了,到時候又能收獲更多的聲望值!

    “你知道嗎?小師叔祖在龜雖壽里大敗羅天宗的蕭苒,成為了第二個闖通關的人!”這樣的交談肯定會有。

    每一位工具人都值得愛惜,路潯力求把工具人的作用開發到最大值,最好把魔宗的每一位弟子都轉化為自己的鐵桿粉絲。

    出道吧!小師叔祖!

    與眾弟子又聊了幾句后,路潯便打算去與鱷老告辭。

    這只老鱷魚是與路潯的大師兄平輩論交的,而且實力深不可測,路潯有必要給予他一定的尊敬。

    老鱷魚本來還在遠處的水潭里泡著,但也猜到路潯要找他請辭,便飛回了此處。

    他看了路潯一眼,道:“小子,還不錯。”

    魔宗眾弟子都知道鱷老的脾氣,能從他的鱷魚嘴里冒出還不錯這三個字,便是很大的褒獎了。

    路潯笑著致謝。

    鱷老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一下路潯,然后把目光鎖定在了劍鞘上,問道:“小子,我問你,你的劍……究竟在哪里?”

    路潯笑而不語,沒有回答。

    “嚯,還不肯說?”鱷老也不生氣,繼續問道:“那我再問你,你是天生劍胎吧?”

    路潯繼續微笑,然后用力地點了點頭。

    我,路潯,天生劍胎沒錯了!

    這就是他開掛的最好掩護。

    “哈哈!我老鱷果然不會看錯!”鱷老暢快一笑,似乎覺得魔宗有兩位天生劍胎,很是有趣。

    雖然他擔任【龜雖壽】的鎮守,是為了報答燕離的恩情,但也算是半個魔宗中人,對魔宗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歸屬感的。

    而且他一腦補一劍山與萬劍山在得知魔宗又多出了一位天生劍胎時的表情,這位大妖便覺得十分有趣!

    路潯見這鱷老心情不錯,似乎也挺喜歡自己的,便問道:“鱷老,我二師姐闖關之時,鱷老可在現場?”

    鱷老點了點頭,玩味地看了路潯一眼,道:“你是好奇你二師姐花費了多少時間吧?”

    路潯沒有否認,他的確特別好奇。

    鱷老對他道:“我那時的確就已是龜雖壽的鎮守了,那妮子雖不是天生劍胎,但悟性極高,且實力讓人出乎意料。明明還只是初境大圓滿的修為,展現出來的實力卻高出太多。”

    原來二師姐闖關時,已經20級了啊,那便是龜雖壽設定里的最高等級了。

    鱷老繼續道:“你想知道她用時多少,我的確可以告訴你。”

    說完,他沖著路潯豎起來三根手指。

    “三分!?”路潯被驚到了。

    怎料鱷老卻搖了搖頭,聲音低沉道:

    “是三個呼吸。”

    ……
彩票真能中大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