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北宋振興攻略 > 第四百八十章 木蘭舟,帆若垂天之云

第四百八十章 木蘭舟,帆若垂天之云

類型:穿越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吾誰與歸
    趙桓思考良久,決定向高麗派出使者,問問高麗王準備怎么應對完顏宗望的進攻。

    若是他不行,那就按著自己的路數來。

    除了要匡扶大宋,朕還要匡扶高麗?!

    朕真是太難了!

    以王楷手面上的實力,想和完顏宗望掰手腕,還是弱了點。

    而且一旦西部的山地落入金人手中,那高麗將毫無還收之力,只有一路被平推的下場。

    他希望高麗王不要自誤,接受來自大宋的善意。

    趙桓要的不多,如果高麗王同意自己的援助,自己要求永久駐兵權。

    這個高麗國反復無常,先后向各大強國下注,如果沒有駐兵,以照對方本性還會在金和宋之間來回跳反。

    這對趙桓來說,是無法接受的局面。

    趙桓下詔讓魏承恩直接領了詔命,去了高麗國的開京,也就是高麗的都城。

    魏承恩的車駕剛剛跑到燕京府的城門口,還未來得及進城通稟,就接到了詔書,在城外的驛站看到了趙桓賜下的使者儀仗。

    “官家還真是一個心急的人啊。”魏承恩搖了搖頭,將儀仗收下。

    能成為一國之使,對他來說也是一個機會,黃彥節的卓越表現,已經簡在帝心,下一任的老祖宗幾乎是板上釘釘。

    自己再不好好表現,怕是在宮中毫無立錐之地。

    他趕緊手書一本札子,將張孝純接到皇命的反映寫到了札子里,送到宮中,也沒入城,就帶著儀仗,領著幾個親從官,向著津口而去。

    北地缺少港口,是大宋向平州運糧的時候,發現的一個問題。

    那就是大宋的北部的港口太少了些,因此將本來就是漁村,黃河的入海口的地方津口,定成了新的市舶司的港口,為燕京提供糧草。

    這是一片工地,但是出海,北地出海還是這里最近。

    四桅十二帆的三千石大船,就停在了港口之上,等待著魏承恩登船。

    這是由大宋市舶司的船塢建造的新式海船,為了應對與倭國頻繁的海貿,特意建造的福級海船。

    船體不算桅桿和帆,高約一丈半,而船寬約為三丈,船體長約十丈。

    “海商之艦,大小不等。大者五千料,可載五六百人,小者二千料至一千料,亦可載二三百人。”魏承恩看著面前的船舶搖頭,自己乘坐的船舶只是一艘中等型號的商船。

    而大宋最大的海船,名為康濟號和通濟號。

    那才是真正的大船!

    兩艘神舟,長闊高大、什物器用、人數,皆三倍于客舟。

    兩艘神舟的荷載量康濟約為六千料(三百六十噸),而通濟號約為七千料(四百二十噸)【注1】。

    這兩艘大船乃是大觀年間所建,通過海圖最遠到達過木蘭皮國(即非洲西部的穆拉比特王國)。

    現在這兩艘大船,已經被砸爛了,進了爐子。

    趙佶在廢除市舶司的時候,可不僅僅廢除的是市舶,還有船只。

    可能在趙佶心中,這可以帶著近千人的大船,在海上一漂數年,難以控制吧。

    在津口的船塢里,一艘巨大的船舶的龍骨已經在搭建。

    那艘船,被大宋的官家,親筆勾書為了木蘭舟。

    官家取的是南北朝時期的巾幗英雄花木蘭的木蘭二字。

    花木蘭代父從軍,忠孝義節俱全,曾經在唐朝的時候被追封為了孝烈將軍。

    而趙桓去這個名字并非無的放矢。

    趙明誠雖然是個廢物,但是他喜好的金石學,絕對不是廢物。

    至少在大宋人的心中,木蘭此人官方定性為宋州人。

    大宋國號為宋,趙匡胤的歸德軍節度使就駐扎在宋州。

    在大宋,木蘭辭和木蘭祠有很多,在民間由廣泛的基礎,所以趙桓特賜名這艘在建的巨船名為木蘭舟。

    其實在趙桓心里,他倒是更想讓這首船舶定名為遼寧。

    取諧音就是遼陽安定的稱呼,為現在進行的金宋之戰弄個彩頭。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還是在想屁吃。

    遼寧艦那個大噸位,自己這小舢板,還是不要跟那個人間殺器做對比了。

    魏承恩看著那已經搭建好的龍骨,傲氣十足的高聲說道:“巍如山岳,浮動波上,錦帆鹢首,屈服蛟螭,舟如巨室,帆若垂天之云!”

    “柂長數丈,一舟容千人,舟上有機杼市井。”

    “至木蘭皮國或不遇便風,則數年而后達,非甚巨舟,不可至也。今世所謂木蘭舟,未必不以至大言也!”

    魏承恩豪氣沖天的說完這句話,心情非常的舒暢。

    不過他想起現在已經變身為了風流騷客再無心接觸半點政事的趙佶,就是一臉苦笑。

    【查海船,但雙桅者即捕之,所載即非番物,俱流嶺南。】

    趙佶對走私之事毫無辦法,索性一刀切的將整個海貿徹底打翻,禁海詔一出,整個江南和嶺南地區皆沸沸湯湯。

    但民間私船依舊是屢禁不絕,廢除了幾處市舶司,非但沒有阻止海貿。

    反而給大宋的財政帶來了一定的壓力。

    不過好在現在的大宋官家,不禁重新開了市舶司,還鼓勵民間的生產巨舶,鼓勵大宋的百姓制造海貿之物。

    畢竟現在的行在,燕京府,需要海船來運送糧草。

    木蘭舟就這樣擺在了津口的船塢之中,據說還有六個月就要下海試航,不過看這個進度,魏承恩估計自己從高麗回來的時候,正好能趕上它下海試航。

    黃彥節踏上了福級海船,向著高麗開京而去。

    他看著越來越近的高麗港口,看著港口上的人山人海,還有奉高麗王之詔書,迎接自己的高麗國的官員,臉上掛上了笑容。

    他在札子上寫上了一行字。

    【麗人迎詔之日,傾國聳觀而歡呼嘉嘆也。撮爾小國,撮爾小民矣。】

    魏承恩將札子合上,手持旌節,登上了來自高麗的港口,在盛大的歡迎儀式之后,魏承恩終于在開京見到了他們的高麗王。

    “天使遠道而來,高麗王殷殷相望,今會面,幸甚至哉!”王楷身上穿的是冕服,直到這個時候,他依舊沒有放棄自己心中那個大國夢嗎?

    魏承恩看著王楷不倫不類的冕旒,差點笑出聲來。

    這冕旒用用五彩的繅十二根,每旒貫穿著十二塊五彩玉。

    按朱、白、蒼、黃、玄的順次排列,每塊玉相間距離各一寸,每旒長十二寸。

    王楷這冕旒倒是五彩之玉,個頂個的鴿子大。

    可是那穿冕旒的線,卻用的是白色蠶絲線,而不是五彩繅。

    這要是在大宋,御衣局的局正,要被流放三千里,去嶺南建設新大宋的。

    禮部那群噴子,會把從皇帝到御衣局再到朝臣噴個遍,然后掏出宋太祖的詔書,搬出祖訓告訴所有人,大宋的皇帝,不帶冕旒!

    【祭天地、宗廟、社稷等祀,服通天冠,絳紗袍。】

    學習中原王朝之文化,最終只是學了個樣子,沒有學會與時俱進。

    祭祀繁雜很容易造成就是鋪張浪費,造成國帑白白耗費,花在不該花的地方。

    大宋很富有,但是皇帝都不算奢侈。

    當然趙佶除外,他很奢侈,玉璽都有十塊。

    趙佶覺得這個祖訓很不錯,就照著做了。

    “大宋皇帝敕高麗國王國書。”魏承恩掏出了詔書遞給了高麗國的國王。

    王楷一只手撩開了冕旒,另外一只手拿著札子看了半天,怎么都不舒服,他才踹了一腳旁邊的宦官。

    宦官才抓著冕旒,王楷才能能看看看書信。

    打開札子得雙手端著才方便看。

    王楷一個手撩開冕旒,根本沒辦法好好看手中的札子。

    魏承恩想起了一句話,叫越沒有什么,就越希望在人前顯擺什么。

    顯然高麗王也是如此。

    王楷最后還是嘆氣的說道:“天使辛苦,可是大宋來晚了一步。金人已經取了鴨綠江全線了。邊城節節失守,遍地已是狼煙。”

    “孤正打算祭祀天地宗廟和社稷,于列祖列宗之前請罪,孤欲和金人乞和,以得一時只安。”

    魏承恩才明白為何這高麗王穿的這么正式,原來打算祭祀天地,和金人議和。

    自己也算是誤會了這高麗王。

    “不知高麗王能不能撐上三個月?官家的札子里,有應對金人之策。”黃彥節說道。

    趙桓自然考慮過萬一高麗王在自己使者沒到的時候,已經全線崩盤,潰不成軍的話,怎么才能吊住高麗國一口氣。

    “哦?”王楷打開了札子,眼中的驚喜越來越盛。

    他把頭上的冕旒一摘,直接跑到了黃彥節面前,大笑著說道:“天使辛苦,我高麗有救了!”

    “還不去搬個凳子!給魏天使看座啊!”王楷喜色連連,踹了一腳身邊的宦官大笑著說道。
彩票真能中大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