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日常系大俠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問題很大

第三百一十七章 問題很大

類型:都市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柚子坊
    “嗯,謝謝。”女人垂著腦袋,蚊子般的聲音應了一句。

    呃?

    關瑯眉心微蹙。

    不知道是不是他今天下午分析微表情有些走火入魔。

    他剛才雖然沒有特別留心注意,但還是捕捉到了對方肩膀下意識的輕微退縮趨勢,以及那殘留在面部表情零點一秒左右的驚慌。

    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他自信自己的判斷應該沒有錯。

    那僵硬的不自然的驚慌雖然稍縱即逝,但卻是真真切切地說明了對方下意識的害怕。

    明明他只是夸了一句她女兒好看罷了。

    哪怕不顯露欣喜,也不至于露出這種奇怪的反應吧?

    提前預設了立場,他才發現了對方的奇怪之處。

    躲躲閃閃的目光,對小女孩的態度也頗為冷淡。

    結合著平日看過的新聞,關瑯心里有些猜測。

    “這是你女兒嗎?”關瑯一雙眼睛緊緊鎖在矮小女人的臉上,口中又再次問道。

    “小微她當然是我的女兒。”被他這么看著,女人更顯慌張,說話都有些結巴了,抱著小女孩的雙手,不自覺勒緊了小女孩的手臂。

    關瑯嘆了口氣。

    看來這個女人應該不是小女孩的母親,哪有母親被問到這種問題,會驚慌到這種程度上。

    她的心理狀態完全被千瘡百孔般的微表情揭露了,他這次可是集中全部心神在觀察,錯誤判斷的概率很小。

    而且對方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然何至于不斷撒謊,心虛至此。

    年輕女人臉上露出生氣的表情,抱著小女孩扭頭就準備拔腳就走。

    一般人可能會因此猶豫,但關瑯心里早就認定了她的身份。

    哪怕就算真的就是他眼拙,判斷錯誤,那也無妨。

    他愿意賠償。

    但今天要是讓她就這么離開了,他肯定會良心不安的。

    說不定以后都會一直糾結于今天沒有采取行動。

    攔一攔說不定就能改變一個孩子的命運,就算猜錯了,無非是他自己遭些白眼。

    窒息的無力,海暴的席卷這種生死之間的恐懼他都度過來了,還擔心丟些顏面嗎?

    他果斷站起身來,一個跨步伸手按住了腳底抹油般的年輕女子。

    一雙白白凈凈的手看似輕飄飄地搭在對方肩膀上,但卻立馬令女人寸步難進。

    “你干嘛!非禮啊!有人非禮呀!”女人被這只手如同緊緊鎖住,反應也很迅速,立刻就在車廂里大喊了起來。

    正常這種情境下,男性一方都是處于下風的一方。

    人們同情弱勢群體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一個一米八幾的壯漢,一個抱著孩子身高不足一米六的母親。

    任誰看,限制了她行進自由的壯漢都是要被譴責和聲討的。

    但情況并沒有如同她預想的那般發展。

    周圍的乘客雖然看了過來,有幾個年輕人隱隱圍了過來,站在附近。

    卻沒有立刻見義勇為地上前來幫助她。

    這其中原因,一來是因為關瑯剛才并沒有克制音量,周圍的乘客多少還是聽見了兩人的對話的,也不乏有聰明人意識到了女人的不對勁。

    而且關瑯魅力的特殊感染力也讓人很難把他判定作惡人。

    就差臉上寫著正義凌然幾個大字了。

    “有人可以幫忙喊一下乘務人員嗎?”關瑯絲毫沒有被女人所說的話嚇到,仍舊不急不緩地朝著周圍的人群說道。

    “放開我,非禮啊!還有沒有天理啦!”女人聽到關瑯說的話后情緒更加激動,張牙舞爪地就朝關瑯臉面撓去,鼓足了力氣想要掙脫。

    可惜關瑯另一只手也輕松束縛住了她的反擊。

    “我去喊。”一個穿著中學校服的男孩自告奮勇。

    關瑯這淡定自若讓人幫忙喊工作人員的模樣和女人突然發狂的情緒形成了鮮明對比。

    這下大家都覺得她的問題很大。

    不然為什么提到喊乘務人員來就反應如此劇烈。

    “列車前方到站景盛站,列車將打開右側車門”車廂內突然響起了到站提示廣播。

    關瑯微微蹙眉。

    地鐵緩緩停靠,右側的車門打開。

    就在這個時候,他身后突然撞過來一道身影。

    關瑯在異常發生的一瞬間,就感知到了。

    就如同背后也長了一雙眼睛似的,他的右手立刻如同鐵鉗般扎住了身后撞來的身影的手腕。

    此刻對方那手掌上正握著一柄手指長的粗大鑰匙,看方向如果不攔會狠狠戳在腰間上。

    一般人要是被這么來上一下,肯定吃痛不已瞬間喪失行動力。

    關瑯眼神輕微后瞥。

    右腿朝后一甩,同時右手一擰,利用著男人失穩的重心便輕松地將他放倒在了地上。

    并不需要多少力氣,普通人如果反應夠快,也能做出同樣的動作。

    車廂內一陣哄鬧。

    大概沒想到突然又蹦出了一個強加干預的男人。

    果然是有同伙的。

    關瑯制服了兩人,讓小臉寫著不安和恐懼的小女孩站在一旁。

    二三歲的小孩能懂啥,說不定連自己的親身父母都不知道。

    幾個乘務人員很快圍了過來,咨詢發生了什么。

    還以為是一場暴力斗毆,不過在周圍乘客你一嘴我一句的熱心解釋下,關瑯才沒有被立即當成是施暴份子。

    還有乘客指手畫腳地比劃再現著剛才這個男人圖謀不軌的行為。

    關瑯則是悄然間運轉起眉間的神念。

    一股龐大的鷹形精神烙印透過眼眸借由逼人的視線施加在女人身上。

    巨大的精神力量,外加亂哄哄的場面以及本就接近崩潰的狀態瞬間讓她的心理防線潰決。

    “不光我的事啊,我只是個領工資的看小孩的保姆,小孩都是他拐來的!”

    “果然是人販子!”

    雖然沒有想到當事人這么快就自曝了,但周圍的乘客都義憤填膺,紛紛譴責

    關瑯最后還是和那對男女和小女孩去了一趟區公安分局。

    因為目擊證人很多,而且女人自曝的時候,地鐵的乘務人員都在場,聽得清清楚楚。

    不管怎么說,這兩人“人販子”的身份是沒跑了。

    可能因為女人之前的一波自爆,兩人很快在審問下把情況都招了。

    兩人是一對情侶,只有初中學歷,又不愿意做勞力工作,平時游手好閑,就打起了歪心思。
彩票真能中大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