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396章 一個億

第396章 一個億

類型:玄幻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小樓聽風云
    “情況就是這樣。”

    騾子三言兩語就給張楚匯報完當前的局勢變化。

    張楚沒說話,心頭卻是有些尷尬。

    他的確沒料到,三百萬兩白銀懸賞,會有這么強的誘惑力。

    錢雖然很好。

    但活著難道不好嘛?

    還是燕北州和西涼州兩地的江湖中人,壓根就不知道萬江流是四品?

    反正易地而處,張楚若不是與萬氏天刀門的恩怨繞不過去,就算是給他一個億,他也不會打萬江流的主意!

    現在的局勢,就很尷尬了……

    他出大血懸賞,只是為了甩掉炸藥包的鍋。

    現在這么多刺客殺手作死,大雪山現在定然是守衛森嚴,萬氏天刀門的高手們肯定也都打了十二萬分警惕!

    可惜了!

    在大雪山動手,攻其不備,應該是成功率最高的辦法。

    順利的話,還有希望將萬氏天刀門的高手一鍋全燴了……

    到底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啊。

    “有萬江流的動向嗎?”

    張楚沉吟了許久,開口問道。

    騾子回道:“大雪山已經封山,今日無人出入。”

    張楚凝眉:“麻煩了。”

    炸藥包殺手锏,肯定不能在擂臺上使。

    且不說,那日肯定會有無數江湖中人在擂臺周圍觀戰,那么多摻雜了鋼珠的炸藥包埋伏在擂臺里,不知會炸死多少無辜的江湖中人。

    單是這些炸藥包早不炸、晚不炸,偏偏在萬江流與他張楚約戰的擂臺上炸了這一點,他張楚就洗不掉嫌疑。

    但要想在擂臺戰那日之前炸死萬江流,就必須要能鎖定他行蹤才行。

    騾子凝視著沙盤,也是不住的皺眉。

    他也想不到什么好辦法。

    片刻后,張楚又開口道:“從大雪山到咸瀘縣,有沒有峽谷與一線天這類必經之路?”

    騾子想了想,回道:“這個我未查探過,但應該是沒有的,如果有的話,底下人應該早就匯報給我了。”

    張楚的眉頭越皺越緊。

    局勢還未敗壞到能要他命的地步……

    北飲郡還在他的掌握中。

    他如果想保命,隨時可以帶著家眷撤出北飲郡。

    往南是西涼州。

    往東是封狼郡。

    但他不想再像條喪家之犬一樣逃竄。

    這輩子都不想!

    大堂內不知沉默了多久,張楚才終于再一次開口了:“你方才說,今日進入北飲郡的三支人馬中,有兩支都是從玄嶺郡過來的?”

    騾子沒多想,張口就簡略的給自家大哥介紹這兩個門派的基本情況:“是的楚爺,已查明,這兩支人馬是玄嶺郡斷魂刀門、破風刀門的人。”

    “這兩個門派在玄嶺郡那邊的地位,與昔年合歡門與金刀門在北飲郡的地位相當,有傳言說,那兩個門派的開派祖師,都是萬氏天刀門的弟子,從他們今日的反應看來,這個傳言應當屬實。”

    張楚在腦海中過了一遍這兩個門派,發現完全沒印象。

    不過類似于合歡門、金刀門在金刀門的地位?

    那豈不是最強的也就七品?

    連這種阿貓阿狗都敢往北飲郡伸爪子?

    真當萬氏天刀門吃定他太平會了嗎?

    “傳令吳老九,領兩千紅花堂好手立刻奔赴玄嶺郡,蕩平斷魂刀門、破風刀門,兩日為限……供奉院索泰、蔣超、陳山河隨行!”

    “嚴密監控大雪山的情況,一旦萬氏天刀門有什么動靜兒,立刻回報我!”

    張楚的語速快而有力,目光之中似有兇光在涌動。

    你萬氏天刀門想閉門不出?

    那也要先問我張楚同不同意!

    騾子眼前一亮,失聲道:“妙啊!”

    大哥果然還是大哥!

    自個兒跟這兒杵了半晚上,都沒想出什么好辦法來!

    大哥才來小半個時辰,就想出這么一條能讓萬氏天刀門首尾兩難的妙計!

    ……

    張楚回到家,才發現烏潛淵已經在客廳等他許久。

    梅花山莊所在是絕密,他過去都不會攜帶侍衛,也不會告知侍衛他去了何地,真有十萬火急的大事,大劉會放響箭通知他。

    烏潛淵來找他,顯然不是十萬火急的大事。

    張楚將心頭的千頭萬緒壓下去,笑著走進廳堂:“老大,怎么這么晚還沒睡?”

    烏潛淵放下了手里的茶盞,沒好氣兒的道:“你不也這么晚了還在外邊亂跑?”

    “哈哈哈……”

    張楚笑著走當堂上,坐到他對面,“翠花,給我也沏杯茶。”

    “是,老爺。”

    清脆的聲音從堂外傳來。

    烏潛淵也不跟他廢話,直接從袖中取出一張信箋放到茶幾上,推到張楚面前:“我半個時辰剛收到的,你自己看看吧。”

    “什么東西?”

    張楚一頭霧水的拿起對折的信箋,打開審閱。

    “你讓我幫你查的東西。”

    烏潛淵端起茶盞,繼續飲茶。

    張楚疑惑看著信箋上的楷書小字,念誦出聲:“離火榜第一:紫焰神蓮,春雷擊打火山機緣巧合而誕,隱含一絲春雷萌發之意,霸絕天地、妙不可言。”

    “第二、焚火燈焰,萬載不滅之焰,無物不可煉,赤地千里若等閑,強絕、兇絕!”

    “第三、青帝寶焰,焚山火遇乙木精華而成,雄渾中正,生機源源不斷,最易登頂飛天境之焰!”

    “第四、血神魔焰,大日丙火納萬人血氣異變而成,生來便具有吞噬他人精氣神之魔威……”

    “第五、真龍帝焰,帝崩,帝氣凝結余氣而生,納之帝氣自生,威壓萬火……”

    “第六、大日丙火,奇物吸收大日精華,百年不遇水而成,性情狂暴……”

    張楚大喜過望,只覺得有一米陽光穿透霧霾照亮了前路:“老大,哪兒弄來的?”

    “高興吧?”

    烏潛淵見他喜不自勝,也不自覺地露出了一個笑臉:“這可是我花了十萬兩銀子,從東勝州天機閣買回來的!”

    “臥槽?”

    張楚失聲爆了一句粗口,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手里這一頁輕飄飄的信簽紙:“就這么一張紙,十萬兩?”

    他自問不算窮人,這次為殺萬江流,隨手就砸了一百萬兩白銀出來……無論萬江流是死在誰手上,這筆錢他都是要付出的,不付錢不能甩鍋。

    但一頁信箋紙,寥寥數百字,就要十萬兩白銀,未免也太黑了吧?

    “嫌貴啊?”

    烏潛淵笑著朝他手里的信箋努了努嘴,道:“就這上邊這二十種火行種子的誕生地信息,最便宜的都要三十萬兩白銀,還是有價無市!”

    張楚手心一抖,再次低頭看了看手里的信箋。

    “第十五、地心怒焰……”

    他抬起頭,試探著問道:“那排名第一的紫焰神焰,誕生地信息是多少錢?”

    烏潛淵饒有興致的笑道,“猜猜看。”

    張楚一腦門的黑線,好想一句“猜你妹啊”懟到這家伙笑臉上。

    但念及烏潛淵許久都未曾展現過這種惡趣味,他還是耐著信子,配合他試探性的吐出一個數字:“一千萬兩?”

    烏潛淵笑著輕輕點頭。

    張楚微微松了一口氣,心道多是多了點,但還沒到離譜的地步,想幾個歪主意,還有希望湊一湊的。

    烏潛淵見狀,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了,活像偷到了小母雞兒的狐貍一樣:“黃金。”

    張楚一臉懵逼的抬起頭,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側耳大喊道:“你說啥?大點聲!”

    烏潛淵堅定的重復了一遍:“你沒聽錯,是一千萬兩,黃金!“

    張楚張口就要噴。

    烏潛淵一擺手:“你還別嫌貴,這還只是底價,要真有貨,賣價至少還要往上打個滾!”

    十兩白銀合一兩黃金。

    一千萬兩白銀,不就是……一個億?

    這他娘的還只是信息費?

    能不能弄到手還得憑自己的本事?

    他娘的怎么不去搶?

    不對,搶錢那有這門生意來錢快?

    人家完全可以一條消息,賣十家、賣一百家。

    啊,奸商!

    向來覺得自己對錢沒啥興趣,覺得錢只要夠花就行了的張楚,突然發現,自己其實還是可以加大一點對錢的興趣的……

    那些白花花、金燦燦的小東西,其實還是挺可愛的!

    烏潛淵瞧著他癱在椅子上,一副身體被掏空,累覺不愛的模樣,笑道:“說吧,中意哪一種,我手里還有點散碎銀兩,前三種神焰買不起,前三后邊的那些,你盡可以挑一挑,選一選。”

    張楚沒好氣兒的“呵”了一聲:“免了,你買得起,我還不起……我現在還沒弄明白到底該買哪一種火焰之種,真到需要用錢那一天,再說吧!”

    烏潛淵頷首:“好,我等你消息。”
彩票真能中大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