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穹頂之上 > 566.這個世界的道理和某一個人的道理(下)

566.這個世界的道理和某一個人的道理(下)

類型:都市小說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人間武庫
    蔚藍聯盟議長克莫爾來自一個小國,這似乎已經成為慣例了,蔚藍視其為聯盟權力平衡原則的一個重要體現。

    在過往的這段時間,蔚藍聯盟一直保持沉默的情況下,霍華德說他的到來,代表議長個人。

    “人類現在正站在歷史最大的危機與浩劫邊緣,也許會滅亡。如果青少校不反對的話,克莫爾議長說,他認為蔚藍依然是人類面對浩劫最可依賴的對象。”

    “議事會正在籌劃對全人類公開真相,同時努力給予他們信念。”

    霍華德說完了開場白,等待了一會兒,沒有等來韓青禹的回應,只好自己繼續。

    “在這種情況下,發生一場規模龐大的蔚藍內部沖突,影響太大了。另外,假設事情的真相,真如青少校您和外界一部人猜測的那樣,初代星耀阿方斯先生做了那樣可怕的事……士兵們,以及很快將被告知真相的普通民眾們,他們對蔚藍的信念,很可能都會崩塌。”

    “所以,你們想要掩蓋它?”賀堂堂質問了一句。

    霍華德看了看賀堂堂,沒有直接回應,而是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蔚藍必須給予人類信念,團結全人類……”

    這等于他默認了,一方面默認議長和他,都認同阿方斯真的那樣做了,另一方面默認他們想要掩蓋真相。

    四周圍一瞬間彌漫的殺氣讓霍華德的后背濕透,他連忙說:“我還沒說完……克莫爾議長的建議不止于此,他只是希望能換一種方式來處理。”

    韓青禹:“比如?”

    韓青禹第一次接話了,這讓霍華德很激動。

    “星耀蔚藍勛章!這本就是青少校你應得的。然后還有,特授聯盟上將軍銜!”霍華德眼神懇切,看著韓青禹說。

    韓青禹沒作聲,但是神情看起來像是在思考。

    “不止這些!還有阿方斯,他并不會被放過。”霍華德連忙繼續道:“聯盟將對阿方斯進行處理。他曾經去往不義之城設計殺害你們的事情會被公開,然后以意圖謀殺定罪,判處終身監禁……第三固定探索地的私兵將被遣散,然后變成看押他至死的場所。”

    這個意思:阿方斯將不以真相定罪,而以意圖謀殺定罪。

    從聯盟和議長的角度來說,為提出以上種種條件,他們可能確實已經盡了很大的努力。

    但是,在韓青禹等人看來,這樣的處理無異于讓阿方斯安生養老。

    霍華德感受到這種氛圍了……

    “在此之后,青少校還可以以星耀蔚藍的那則特權,提出申請,在第二或第四探索地安置你的軍隊。”

    “克莫爾議長將全力完成以上承諾,然后卸任。”

    他在盡最后的努力。

    “哦……”韓青禹應了有些長的一聲,抬頭,眼神認真問:“那么霍華德……”

    “請說!”霍華德激動接道。

    “我想知道,我可以先拿星耀蔚藍,然后再用那項特權申請弄死阿方斯嗎?”韓青禹問。

    “……”霍華德神情懵逼一下:青少校的邏輯能力,真的是……非常強啊。

    韓青禹伸手指向遠處建筑群的輪廓說:“順便再翻翻這里。然后我的軍隊,也安置在這好了。”

    “……”霍華德眼神苦澀一下,“那似乎,不能,因為特權申請的前提是在規則和情理之內。”

    “哦。”這次的回應很短促。

    韓青禹應過后不再說話,而是轉身面向他的軍隊。

    “這樣的話,那個星耀特權好像也沒什么用啊!”韓青禹心想,剛才他打算用它申請:幾萬塊金屬塊,加弄死阿方斯,加進駐并翻開第三固定探索地,加幾艘源能飛船,加……

    “那就沒有意義了。”他自言自語,嘀咕了一句。

    因為這一句,一旁的尹菜心松了一口氣,抬手拍拍胸脯,小聲對銹妹說:“還好,剛才嚇死我了,我差點以為青子在考慮答應呢。”

    “怎么可能?”溫繼飛把話接過去說:“青子不會接受的,哪怕是三年前那種困難的處境,他都不會接受,何況這三年都過來了。”

    一旁的幾個人點頭,不同于菜心,他們都沒有擔心過,完全沒有。

    其實尹菜心對韓青禹的了解并不夠充分,兩人之間實際接觸的時間不長,她也沒有一起經歷過去的這三年。

    而溫繼飛、銹妹、吳恤、賀堂堂……他們一起經歷了。

    這三年,他們被追殺,在逃亡,期間為了提高戰力,韓青禹用一年多時間故意不斷尋求特性傷害,一次次重傷而回。

    在那些他徹夜忍受換骨劇痛,縮在床上嗚咽哭泣喊媽媽的日子里,其實他們每個人,每一次,都會去他房間門口沉默站一會兒,就像輪班站崗一樣。

    只不過除了銹妹被直接發現外,剩下的人都沒有去說過而已。

    這樣過來的韓青禹,又怎么可能有任何妥協?! : :

    這樣過來的他們,又怎么可能因任何事動搖?!

    …………

    溪流鋒銳的隊伍開始移動了。

    霍華德站在原地,看著,猛地咬了咬牙,抬頭。

    “請再考慮一下吧,青少校,為了蔚藍的團結,戰士們信念和人類的未來。”他向著那個背影喊道:“克莫爾議長說,他知道青少校你需要正義和真相,但是全人類的利益,才是最大的正義啊!”

    青少校的腳步停住了。

    勇氣用盡的霍華德,整個心臟都在收縮。

    然后韓青禹回頭,看了他一眼。

    萬人軍陣扭頭看他……

    這一刻,霍華德幾乎要癱倒在地。

    “我突然發現,你們好像一直誤會了很多事情。”韓青禹并沒有顯得太憤怒。

    “誤,誤會嗎?我們,什么?”身體在打顫,霍華德試探著問。

    “我只是來殺死阿方斯而已,這件事我想了三年了,三年間,無數次的思考,從來都無關人類,也無關正義。就是我要砍死他而已。”

    這一次,面對青少校的邏輯和道理,霍華德沒有吱聲。  

    “好吧,如果你們一定要談論人類和正義,我想說,我從來都不認為正義有大小之分。”

    韓青禹說完,轉身。

    溪流鋒銳萬人隨他轉身。
彩票真能中大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