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U中文網 > 其他類型 > 奇跡的召喚師 > 2033 一閃即逝的真相(求月票)

2033 一閃即逝的真相(求月票)

類型:其他類型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作者:如傾如訴
    “這這是怎么回事啊?”

    同一時間里,京子看著出現在整個東京里的法陣結界,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了。

    顯然,眼前的一切,已經超過了京子的理解。

    但京子并不知道,在其身邊,羅真正遭受到異常可怕的鎮壓。

    籠罩整個東京的法陣結界展開時,驚人的力量便作用在了羅真的身上。

    那是整個法陣結界都作用在羅真的身上的表現。

    陰陽廳利用著法陣結界,用靈脈的力量來鎮壓羅真。

    古時候,陰陽師們也常用這種方法來鎮壓危害人間的邪靈乃至邪神,現在,羅真就享受到了這等待遇。

    若是換做尋常存在,別說是一介人類,就連Phase4級別的靈災都有可能被瞬間封印乃至祓除,沒有半點懸念,哪怕是神佛一類的存在,只怕都會被削弱力量,遭到壓制。

    羅真因為有金烏和玉兔的庇護,加上體內流動著的靈力遠勝于整個東京的靈脈的力量,所以并沒有遭到鎮壓。

    可作為代替,金烏和玉兔的力量出現了些許削弱,導致兩件咒具的效果降低了,且由于靈脈被敵人徹底支配,東京亦被法陣結界籠罩的關系,羅真已經沒辦法使用空間制御魔術,連〈禹步〉都沒辦法使用。

    不過,反過來說,羅真也僅是受到這種程度的影響而已。

    若是被別人得知,足以用來鎮壓邪神的力量,居然僅能對羅真產生這種程度的影響,那恐怕將會震驚得無以復加。

    “還真是大手筆啊。”

    羅真就下了和夜叉丸一樣的評價。

    沒辦法,就算是羅真自己都沒有能夠想到,對方居然會把自己視為神佛一類的威脅,動用這般手段。

    但是,仔細一想,這好像也是理所當然。

    畢竟,對方明知羅真的強大,且其麾下還有著兩位神祇,本來就有神佛等級的威脅,真的想對付他,拿出這種等級的手段,方才算是合理。

    問題在于

    “他們居然有這樣的魄力嗎?”

    要知道,想展開這種規模的法陣結界,并借用整個東京的靈脈的力量,那可不是容易辦到的事情。

    古時候的陰陽師們想做到這一步,必須在整個靈脈的各個要點設下精密的術式,并分別設置眾多的人手在各個要點共同舉行儀式,動用到的咒術者可不是數十、數百之數便能滿足,而是至少需要數千人才能辦到。

    沒有這種程度的布置,想鎮壓邪神,怎么可能?

    而陰陽廳有這么多的陰陽師嗎?

    就算有,動用了這么多的陰陽師,他們還有多余的人手嗎?

    另外,想布置成這樣,同樣需要極大的精力和勞力,陰陽廳是怎么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準備就緒的?

    “該不會”

    在〈高速思考〉和〈分割思考〉的協助下,羅真的腦中瞬息間閃過無數種猜測,最終窺破到一個真相。

    可惜,現在也不是想這樣的事情的時候了。

    “轟隆隆!”

    隨著一陣地顫,敵人正在高速逼近。

    羅真放眼一望,只見無數的仁王及夜叉正在往這個方向包圍而來。

    那并不是茲岳俊輔的所作所為。

    不,應該說是不僅是茲岳俊輔的所作所為才對。

    一輛輛陰陽廳的運輸車及車輛就接二連三的在街道的兩頭出現,并往這邊而來。

    顯然,那些仁王與夜叉不僅是茲岳俊輔的式神群,更是陰陽廳中的咒搜官和祓魔官的式神。

    “人在那里!”

    “包圍住他!”

    “別讓他逃了!”

    咒搜官和祓魔官如此吆喝著,讓成群結隊的仁王、夜叉、燕鞭以及貓索都出現了,一一往這邊包圍而來。

    羅真憑借著〈慧眼〉的能力確認著敵人的數量,并將目光定在其中一輛車的身上。

    因為,在那輛車內,羅真「視」得了熟悉的靈氣。

    “果然變化很大啊,土御門秋觀。”

    天海大善坐在車內,看著逐漸接近中的羅真,望著羅真身上升騰而起的可怕靈氣,瞳孔收縮著。

    “天海爺爺!”

    驚慌失措中的京子貌似也發現了天海大善的到來,聲音都變了。

    天海大善與倉橋美代深交已久,對于京子來說同樣是早已熟悉的長輩。

    想必,京子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居然會和天海大善為敵,遭到天海大善的逮捕吧?

    為此,京子動搖了,卻緊緊的咬住牙,努力的支撐著自己的精神。

    決定成為羅真的式神的那一刻起,京子就做好這樣的覺悟了,即使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么快,目前的形勢發展亦大大的超出京子的理解范圍,京子亦是準備咬緊牙關,闖過這一切。

    而她的這番表現,自然落在了羅真的眼中。

    “看來還是撤退吧。”

    羅真瞬間做出這樣的決定。

    就算是為了這個執著的式神,羅真都得撤退一次了。

    “出來吧,北斗。”

    羅真呼喚著自己的式神。

    金光,立即如潮水般冒出。

    “嘭!”

    爆炸似的響聲中,包圍向了酒店方向的陰陽師的車隊里,其中一邊便被一道金光給突破。

    仁王與夜叉在沖擊之下飛舞上天。

    車輛亦是頃刻間翻倒,讓一個個的咒搜官和祓魔官發出慘叫。

    燕鞭及貓索也都被吹飛了,令得那道金光現出原形。

    “昂!”

    北斗便仰天咆哮著,化作一條游龍,從半空中掠過,朝著遠方而去。

    在北斗的頭頂上,羅真站在這里,手中還擁著京子,一身不知何時重新穿戴上的漆黑外衣便迎風飄蕩,獵獵作響。

    “突出重圍!不需要戀戰!”

    羅真向著北斗下了這樣的指示。

    “昂!”

    北斗立即發出氣勢高昂的龍吟,語氣里雖有著一絲絲的遺憾,似乎是在惋惜不能大鬧一場,可還是遵守著羅真的命令,一路橫沖直撞。

    “逃了嗎?”

    坐在車上的天海大善看著這一幕,若有所思了起來,一會以后苦笑了。

    “追!”

    天海大善就這么下令,讓陰陽廳的車隊立即再次行駛起來,帶著眾多的仁王、夜叉、燕鞭和貓索一起,成群結隊的奔跑在大街上

    這一天,東京就徹底的陷入了大亂。

    “陰陽廳發布特別警告,陰陽廳發布特別警告,由于特大級的咒術犯罪事件發生,東京市民請前往指定位置避難。”

    “重復一次,陰陽廳發布特別警告”

    在廣播以及電視的報導中,類似這樣的警報便出現了,讓東京內的市民們紛紛陷入恐慌。

    人們驚慌失措的跑著,希望能夠盡快前往避難。

    車輛同樣在違規行駛,導致大馬路上塞車塞得滿滿當當。

    驚呼聲便在各個角落里出現,混亂無比

    因為,陰陽廳的車輛、車隊乃至是大部隊都在匆匆忙忙的行動著,看起來異常緊張。

    而在其中一條大街上,市民們更是尖叫聲連連。

    只因為,一條神龍從半空中極速掠過,周圍還有著眾多陰陽廳的車包圍而來。
彩票真能中大奖吗